网站地图
中国首家网上媒体 1995年 1 月 12 日创办
社内媒体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合作办学 > 办学漫谈 > 正文
关于合作办学的几点思考
发布时间: 来源: 神州学人(2019年增刊第1期)

  西南交通大学-利兹学院(简称“利兹学院”)自2016年招生以来,在短短3年时间里,以学生学风正、精神风貌好、综合素质高等人才培养特色赢得了西南交通大学、英国利兹大学和社会高度评价。

 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我国中外合作办学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绩,逐渐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同,从利兹学院良好的发展态势可窥见一斑。当前,中外合作办学进入了内涵发展阶段,提质增效已成为普遍共识。如何让中外合作办学走得更稳更远更好,笔者认为有必要思考几个方面的问题。

关于优势互补的问题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》,国家鼓励引进“外国优质教育资源”开展合作办学。那么,在引进“外国优质教育资源”问题上,我们要明确地回答:什么是优质教育资源?我们是否真正引进了优质教育资源?我们会不会捡了芝麻而丢了西瓜?

  中外合作办学可能会带来以下三种结果。

  1+1=1。这是一个简单重复建设的结果,我们似可称其为“伪中外合作办学”。如果合作一方仅仅是片面地跟随、模仿和复制另一方,这不是合作办学,其实质是外方在中方办了一个校区,或者中方院校在外表上进行了某种装饰,“充满了褶皱”,未实质性引进外方优质资源。

  1+1<1。这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办学结果。如果办学一方仅蜻蜓点水似地借用对方一些资源,未能将核心资源引进,不但未能优势互补,反而丢掉了自己本来的优势。在国内,我们有很多优势学科高校,若在合作办学过程中丢掉自己的优势而又未能充分用好对方的资源,搞得“四不像”,会非常可惜。

  1+1>2。这是办学初衷,也是比较理想的结果。合作办学的产出应该是大于任何一方,优势互补。比如,在利兹学院,我们坚守自己的“交通特色”和“高铁情结”,在引进同时不忘输出。为此,利兹大学成立了“高速铁路研究中心”,两校在交通运输、电气工程、土木工程、信息技术、机械工程等领域开展广泛合作,为西南交通大学“双一流”建设,为利兹大学“高速铁路研究中心”建设成为“世界领先的传统铁路与高速铁路研究测试机构”作贡献。

关于话语体系建设问题

 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要加强话语体系建设,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,讲好中国故事,传播好中国声音,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。中外合作办学需尽快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,体现国家意志,加强正面引导。正如哲学家福柯所说:话语是一种权力。中外合作办学话语体系不仅体现为一种“软实力”,也可以转化为“硬实力”。具体来说,中外合作办学话语体系至少应包含以下三方面内容。其一,国家政策类话语体系。中国作为中外合作办学教育主办方,发挥着主导、调控、管理、评估等重要作用,其制定颁发的一系列政策、制度及规定,具有引导性、限定性、强制性等特征,体现国家意志,是中外合作办学话语体系的核心内容。其二,办学主体双方大学在实践中创设出来的一系列具体措施、程序、质量保障,反映了办学实践的实操规范与程序。有些话语本身包含了双方的利益诉求,体现了双方磨合的痕迹。举个例子,利兹大学经过深入了解,发现我们的辅导员制度很好,tutor或counselor都无法完整表达其意义,他们干脆就用Fudaoyuan一词来翻译辅导员了。其三,双方师生在教与学的过程中约定俗成出来的、后又被广泛接受的话语体系。如:personal tutorial、seminar、师生联席会、院长午餐会等。

  关于话语体系建设,有两点需要注意。一是要与时俱进,不断丰富完善。如“加强师德师风建设”“建立评估与退出转型机制”“中外合作办学要服务‘双一流’建设”等。二是要加强正面宣传,以正视听,防止吐槽话语、黑色话语等负面话语乘虚而入,误导曲解中外合作办学。如“钱学生”“夹生饭”等。

利兹学院大一体验课

关于就业问题

  目前来看,中外合作办学就业好像不是个大问题,绝大部分都要参加硕博深造。一方面,学生一进校就确定了留学计划,在心里预期、知识储备、经济准备等方面都做好了规划。另一方面,有关高校也给予了中外合作办学几乎同等的免研资格和免研指标,两项相加,深造比例几乎能达到80%以上。

  然而,中外合作办学不是深造预备学校,不能拿深造比例(尤其是留学比例)作为办学成功与否的评价指标。况且,我们也要考虑剩余的20%或者将来更多同学的就业需求,他们的就业率、就业能力、就业质量才是衡量我们办学质量的重要依据。基于此,我们必须思考以下问题:中外合作办学学生的就业取向有什么特征?就业优势是什么?就业劣势是什么?怎样建立相对稳定的雇主群?

关于后中外合作办学时代问题

  任何事物都会有一个生命周期,中外合作办学亦如此。目前,中外合作办学遍地开花,发展势头很好。不过,越是在这个时候,我们就越需要冷静下来,认真思考一个问题:协议期满,合作结束,我们能为国家、学校、合作院校留下什么?

  我们能为国家留下什么?是否能为深化我国教育改革提供非常有意义的启示?为中国教育走出去提供可复制、可借鉴的模式?抑或,只留下一段过往?

  我们能为学校留下什么?学校师资建设、国际化格局、“双一流”建设、办学实力是否因此受益?学校管理模式、办学理念是否因此有所提升?抑或,只留下装修漂亮的楼宇?

  我们可能会为合作伙伴留下什么?是否建立了科研合作等其他可持续交流平台?是否在文明互鉴、人文交流等方面有所作为?抑或,只是给对方培育了留学市场?(作者系西南交通大学-利兹学院直属支部书记、副院长)

  来源:神州学人(2019年增刊第1期)

责任编辑:

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。

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:如需转载,务必注明出处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