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苑·摄影 > 文苑 > 正文

另一个希腊,另一个雅典

2011年09月08日  来源:中新网 
  

从北京到雅典,从中国到希腊,是一条遥远的道路。 每一个通过这条道路而到达的人,都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,在他的家族历史上,在他的人生旅程中。在中西方文明的交流历史上。

每一个在这条道路上走过的人,都是丝绸之路上的过来人。纤细、柔韧、白亮的蚕丝,竟然连接了万里之遥的两个古老国度。脆弱的事物,成就伟大的业绩。

茶和丝绸,两个浓缩的东方文明古国的符号,经过万里之遥的路程,穿越千年历史的空间,直至今天,仍然保留着她们原初的汉语发音。茶,希腊语言中的“茶噫”(τσ?ι),希腊语言中的“丝哩”、“丝莱斯” Σηρ和Σηρε?一词,意谓“丝国”、“丝国来的人”,指的是万里之遥的中国。

茶和丝,经过千年时光,万里空间,仍然保持着她们原初产地的中国发音,真是一件令人感动的历史细节。

丝和茶,是历史上最为坚韧古老的事物,人们如此喜爱她们,在历史迢迢的传递过程中,一次次的口耳相传,如此频繁,如此习惯,以至于任何一种翻译都无需存在。她们本来的名称,通过沿途无数语言的接送转递,从中国到达希腊的时候,仍然保留着茶园的清香,丝绸的闪亮。

东方和西方,两个能量巨大的文明古国,仍然活着的文明古国,仍然能够追溯到无数历史印记的文明古国:古希腊文字,甲骨文字;屹立千年的雅典卫城,绵延万里的中国长城;希腊人坚挺的鼻梁,和雅典考古博物馆里的雕塑一般,中国人特有的细长眉眼,与秦始皇兵马俑里的目光一样……

中国,希腊,两个文明古国,我们伟大祖先的血液,然而汩汩滔滔地奔涌在我们的身体中。血液基因中蕴藏的历史密码,等待着我们,以及我们的后代,在今后的历史时空中破译辨识,释放能量。

古老的文明国度,同样肩负着巨大的历史重担,祖先留下了巨大的财富,也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重负。重负就是我们的能量,我们要把肩上的重负变成手中的宝器、口中的食物、脚下的道路。对于这两个同样古老的民族,我们面临着相同的命运,相似的任务。

古老的文明,孕育了古老的食物,中国和希腊,都有着历史悠久的饮食文化,在大道不行,钟鼎毁弃的乱世,中国人和希腊人怀揣炒勺,云游天下。希腊的“佐巴斯餐厅”,中国的“唐人餐厅”;希腊的酸奶酪拌黄瓜“杂齐肯”,中国的拍黄瓜拌香菜、辣椒丝“老虎菜”;希腊的“穆萨嘎”、“耶米斯达”,中国的“红烧豆腐”、“将军咕老肉”……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,乃至欧洲、南美,希腊的大厨和中国的大厨成为相濡以沫的亲人朋友。

这是整个世界的悲伤图景,是所谓的“文明”、“发达”国家的羞耻,让两个如此悠久的文明古国的后裔,来为这些所谓的“文明”、“发达”国家人们的肠胃服务,而不是为他们缺血的大脑服务,是整个人类文明史上最为汗颜的一幕场景。苏格拉底、柏拉图的后裔,老子、孔夫子的后代,他们手持炒勺,披褐怀玉,在纽约、旧金山、渥太华的相遇,是天地舞台上人神共泣的伤心一幕。

历史在耐心地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,等待着人们有一天那些腰缠万贯的发达文明的人们,从自己肠胃那羞耻的满足中醒来,让希腊和中国的大厨放下炒勺,洗净油污,向中国人请教中文“道”和“仁” 的正确写法,向希腊人请教灵魂ψυχ? 和“德”?ρετ?的古希腊发音。让中国的智慧和希腊的智慧从人们的肠胃需要上升到大脑的需要,不仅填满他们的肠胃,而且充盈他们的大脑……

中国人来到了希腊,这是一个有历史意义的事件。丝绸之路两端的人们的相聚,通过茶和丝,祖先们在数千年的历史中早已无数次灵魂相遇,在这条路上,张骞向西走过,亚历山大大帝向东走过;中国对遥远的西方国度称为“大秦”,希腊历史学家克特西亚斯在公元前五世纪对遥远的“丝国人”想象性的记载是:“他们有着惊人的身高和长寿。”

这些都是历史的记录,我们同样需要对今天中国和希腊之间的交往有所记载。《中希时报》的诞生,是这样一份记录,这样一份文献,随着时间的发展,将在历史中愈来愈显示其作用和意义。

中国人到来后的雅典,是不同的雅典,中国人生活其中,给希腊人带来了地道的中国饮食,中国商品,中国人吃苦耐劳、默默坚守的生活方式,也在影响着身边的希腊人。中国人社区,是希腊人最为感兴趣的外来人社区,神秘、遥远的中国的信息,就活生生地负载在这些说着“锵锵其锵锵”语言的中国人身上。

中国人自己也需要有一个交流的信息平台,语言的阻隔,陌生的环境,他们也迫切需要知道在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里,每天都发生着什么,报纸上说些什么,电视上讲些什么,热热闹闹的宪法广场上旌旗招展、游行示威,究竟是为什么。而这样的信息,切身地关系着在希腊生活的中国人的今天和明天。

《中希时报》就是这样一个以古老的中国方块字搭建的信息平台,她把希腊发生的大事告诉在这里生活的中国人,把国内发生的大事告诉关心家乡的远游子。在真实生活的希腊、雅典之上,这样一份报纸,以纸质媒介《中希时报》和网络平台“希中网”的方式,给人们描述了“又一个希腊”,“又一个雅典”。她安慰着远游子的思乡之心,东方和西方的信息在这里会聚。她鼓励着,凝聚着,展望着……在远离故乡的希腊阅读这样一份中文报纸,已经称为许多人的习惯。

这不仅仅是一份报纸,也是一个象征。对于在希腊生活的中国人,她是向上仰望就可以看到的一面方块字的旗帜;对于希腊人,她是成熟的中国人社区的一个标志。无数次的希腊人的经验是:当他们有事情想和中国人的社区联系的时候,他们敲开了《中希时报》的门,当他们学习汉字汉语时,他们拨通了《中希时报》的热线电话……

这是《中希时报》300期的日子,300份报纸排列起来,是许多人青春流逝的一个纪念,当我们无法确切度量某一件事物的意义和重量时候,设想它消失时我们的反应。当在希腊、塞浦路斯生活的中国人生活中缺少这样一份报纸和“希中网”这样一个网络平台的时候,我们的感觉又会是怎样。

300期报纸,2100个日子,就这样走过来了,这里记载的,是古老丝绸之路上最新发生的消息,是古老历史的最新延续,是今天的新鲜一页,也是明天的厚重历史。

让我们都来关心这样一份报纸,这样一个网络平台,把您的快乐、忧愁心情告诉她,她将把快乐、美丽、动人的故事告诉千万人。

在希腊和雅典都安静地在地中海的暖风中歇息的时候,在所有生活在希腊的中国人,以及关心中国的希腊人的梦中,还有另一个希腊,另一个雅典,在方块字构成的精魂里浮动……

希腊诗人埃利蒂斯的话是:“方块汉字是中国人灵魂的X光片。”(来源:希腊《中希时报》,作者:玄武海)



 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。

编辑:Crystal J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