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首家网上媒体1995年1月12日创办    

1. 长按二维码图片,保存至手机扫描二维码。

2. 使用微信打开此网页,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。

机场漫笔

发布时间:    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 

1642012582838_1.jpg

布达佩斯飞往赫尔辛基途中。王江江/图

  我想,这是疫情期间有出国回国经历的人都有的故事,或许也是新冠肺炎疫情下不同于往日的特别记录。但愿,这样的记录早日成为过去式。

  去年暑假的时候,我从布达佩斯飞往赫尔辛基,再中转回国。回国前,我的身边不断有留学生回国机票被改签或取消的消息,因此,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要心态平和地接受航班可能被取消的结果。但是,当我到达赫尔辛基,机场工作人员告诉我很可能真的无法拿到回国机票的时候,我的内心还是涌出巨大的失落和难过。

  出发时,布达佩斯机场并未给出隔天的联程机票,中转机场做核酸检测的位置又是靠近登机口,这就导致我如果按照规定的出机票时间来值机,很可能会错过航空公司约定的核酸检测时间。如果登机前拿不到核酸结果,我的返乡路就会成为泡影。当时的我真如热锅上的蚂蚁,既为自己没搞清楚登机时间与核酸结果之间的时间差而懊恼,也在心底暗暗期盼事情会有转机。

  幸运的是,一位芬航的工作人员伸出了援手,让我得以在规定的出机票时间前拿到了回程机票,并顺利在登机口旁的检测点完成了核酸检测,申请好了健康码。

  回国的旅途和想象中不太一样,落地的那一刻,回家的喜悦感与旅途的疲惫交织,心却终是有了归处。

  我们的航班清晨在上海浦东机场落地,入住隔离酒店时已是下午。全程中所有相关工作人员都身着最严格的防护服,严阵以待,机场也在不断地进行消毒工作。途中还有件令人多少有些哭笑不得的事,我因为生理期肚子疼,想询问工作人员哪里有热水。结果,工作人员立即把我当成了“重点关注对象”,差点闹了一场“乌龙”。在取行李、等机场医生前来和去隔离酒店的过程中,有3位从英国回国的留学生一直在帮助我。时隔几个月后的今天再次想起,我依然希望向他们说一声“谢谢”。

  隔离结束后,我从上海飞往青岛,近乡情怯,心中仿佛涌起了许多种说不清、道不明的感情。

  到达青岛胶东机场之后,从飞机落地到出机场去隔离,全程都有不同岗位的防疫工作人员在我们身边,托运的行李也会由他们在机场代取并完成消毒工作。由于隔着厚厚的防护服,我看不到他们的相貌,但是通过我们为数不多的对话,我发现,他们中的许多都是我的同龄人。这些耐心认真、兢兢业业的抗疫工作人员,在我回家路上的日日夜夜给予我特别的力量。看到他们的样子,让我格外心安。此刻,一路上的曲折与忐忑已消失不见,我回家了,回到了星空闪烁的故乡。(作者系匈牙利布达佩斯技术与经济大学在读硕士生)

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。

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:如需转载,务必注明出处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。

责任编辑:刘晓璇


相关新闻

更多>>精华内容

更多>>最新政策

Copyright© Chisa.edu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编辑制作:神州学人编辑部 法律顾问: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
备案编号:京ICP备05071141号-6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101083516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039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chisaeditor@sina.com
联系电话:0086-10-82296680 传真:0086-10-82296681
电子邮件:tougaochisa@aliyun.com 技术支持: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