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专题 > 2016春节专题 > 留学生与文化传播 > 正文

我的日本闺蜜

2016年02月02日  来源:神州学人 
  

留学期间,我和外国友人的关系通常是客气的、有距离的,即便是聚在一起喝酒吃肉,唱歌跳舞,疯过玩过之后一觉醒来,还是不会成为互诉衷肠的知交,每当在一起时,脑海里还是会随时飘来“TA是外国人”5个大字。直到遇到她,一个名叫村濑礼衣的日本女孩,我对跨国友谊的认识才发生了改变。按她的说法:“我们之间的缘分像恋人那般巧妙。”

最初,她作为一年期的交换生,和五六个日本同学一起来到了韩国东国大学,并早于我3天在语学院二级班报了到。令她惊讶的是,陆续到她所在班级里报到的都是男生。她感到有些孤独,便去找班主任请求换班。班主任说:“你再等等吧,现在刚开学,还会有同学来,比如中国学生一般就会晚些过来。”

礼衣总是第一个来到教室,正如我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正独自坐在教室的一个角落默默看书,很瘦小的一个身影,朴素的装扮,当时的我并没有在她身上发现任何外国人的特征。我走过去笑着跟她打招呼:“你好啊!”她有一丝惊慌地回答:“ah……Im Japanese……”我很自然地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,用英语和她寒暄了几句。等其他同学陆续到齐,我发现只有我和礼衣2个女生时,我转向礼衣与她眉毛一抖,会心一笑,仿佛瞬间通了电,产生了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。

在我们之间发生那次长达20天的矛盾与冷战之前,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,我们保持着泛泛之交,每天一起上课,一起吃饭,周末偶尔跟她和她的日本同学们一起聚餐,吃完饭一起去打保龄球或去练歌房。那时我的母亲还叮嘱过我:“你别整天和一群日本人玩在一起,还发朋友圈,你这样别人看了会对你评价不好。”当时的我满是不以为然,宽慰母亲说:“我们不过是同学而已,毕业了不会再联系的那种,你要是觉得不合适,我以后不发朋友圈就行了。”接着继续和礼衣保持着融洽愉快的关系。

有时候,我甚至感觉她更喜欢我一点。比如有一次,她让我下课等会再走,原来是想送一条连衣裙给我。我虽欣然接受,但也心里打鼓:“我们已经到了这么熟的关系吗……”不过所谓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,随后我也回赠了一个小礼物给她,至于送的是什么,现在都想不起来了,想来当时也没有走心。而她的facebook上常有我俩的合影,还有我们一起吃过的美食、看过的电影。有一天一起走在路上,她问我能不能与我十指相扣,于是从那天起她总像个会撒娇的小女友一样黏在我身上。

就这样,我们成了班主任及同学们公认的“中日友好关系代表”。

那天是一个清爽的早晨,我像往常一样去学校,在楼道里遇见了礼衣。我伸手向她问好,她却像没看见我一样与我擦肩而过,我的手保持举起的状态停顿了几秒,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她,发现她也像往常一样笑着和其他同学打招呼问好。我立即拿起手机给她发信息:“怎么啦?”她没回。

接下来的好几天她不但没有正眼看过我,不论我发短信打电话她都没理过我,拖得越久我越不好意思当面拉住她询问什么。于是我的疑惑也变成了生气,在晚上又变成了失落与难过。课堂上的礼衣也不再活跃,常常低着头,仿佛心不在焉,脸色也像生病了一样。我和礼衣关系的突然变化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,她专门找我聊这件事,那一次,我终于把由困惑演变成的委屈全部宣泄了出来,在班主任面前泣不成声,感性的班主任把我抱进怀里也落了泪。

也是那一次之后,我才发现,我和礼衣已经抛去“跨国友谊表面友好”的外衣,开始了实质性的感情交流。

我们就这样冷战了将近20天后,到了礼衣的生日。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她,还精心挑选了一枚发卡一起装进信封里,趁她课间出去时偷偷放进了她的书包。放学后我一路握着手机等待她的回复,回到家直至睡前也没等到任何回应。

那一夜,我对和她的友谊彻底消极了,决定从第二天起不再因为这件事而萎靡不振,不管对这件事做过多少猜测——因为和她语言不通,因为我们的文化差异,甚至怀疑中国人和日本人终究难以融合在一起,等等。即便有再多猜测,我都不需要答案了,我要洒脱地放弃。

然而第二天,我们这段濒临瓦解的感情非但没有瓦解,反而得到了升华。

第二天我刚到学校,就看见礼衣一边笑着流泪,一边跑向我,然后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。她哽咽着说她误会了我,这段时间真的很想念我。我低头一看,她的发间别着我送她的那枚发卡。这时,礼衣的一位韩国朋友走过来,很礼貌地笑着问我:“原来你就是江南吗?我是礼衣的朋友,你知道礼衣为你哭了多少天吗?”说着伸出手来比划:“12天,连续不断,每天找我哭诉。我也十分好奇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中国朋友让她如此重视。”

原来在我们冷战开始的前一天,礼衣在facebook上看到隔壁班一个中国女生上传了和我去游乐场的照片。礼衣也曾约过我一起去那个游乐场,我随口答应了,但却未落实具体时间。礼衣说当时自己的嫉妒心瞬间爆棚,感觉受到了我的背叛和对她的不重视,便不理我了。在不理我的同时,又等待着我的道歉和解释,然而完全不知她为何生气的我迟迟没有道歉,刚开始几天还询问她怎么不开心了,后来也索性不理她了,令她更加伤心。直到生日那天看到了我的信,发现我是真的不知道她为何生气,信中又流露出对她的深深情意,她才发现这只是一场误会。

就是因为这样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,我们收获了一份难得的友谊。这份友谊已经与国籍无关,只与我们对彼此的珍视有关。



 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。

 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:如需转载,务必请注明出处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。

编辑:lxl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