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专题 > 2016春节专题 > 留学生与文化传播 > 正文

构建第三级文化

2016年02月02日  来源:神州学人 
  
   大国之大,并非体量庞大、肌肉强健;更在于文明昌盛,垂范万邦。拥有世界范围的巨大文化影响力,是大国全面崛起的重要标志。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,其悠久的文明和庞大的体量,决定了我们应该形成自己的全球文化影响力,不断创造新的文明智慧贡献于世界,努力探索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新可能。
   一方面,我们必须承认和正视一个事实:即当代中国经济与文化在世界格局中存在着严重的“不相称性”——这意味着加强构建当代中国文化,成为一项必须的、紧迫的,并且有着巨大发展空间的战略任务。
   另一方面,文化发展完全不同于经济发展。如何在当代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,对内促生具有世界先进性的当代中国文化,对外摸索出更成熟有效、容易被海外国家主动接受的中国文化国际传播机制——我们需要从国家行为到民间交流各个层面的实践探索与学术研究。
   今天人类面临太多需要共同解决的问题,因此世界需要更多的协同合作以求共赢。然而,正如“人人生而平等”却存在客观上的不同角色和责任一样,国家之间的“法理平等”并不能掩盖事实上角色和能力的差异。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不能仅仅发展自己,而应该思考并努力应对那些全人类的困境,寻求人类未来更好的可能性。
   在世界文明的发展历程中,我们看到太多人类的不幸。今天的世界仍然很不太平:欧洲难民潮中,叙利亚3岁小男孩“艾伦之死”是对整个人类良心与智慧的拷问。发生在法国巴黎与马里首都的恐怖主义袭击血案,更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秩序的公然挑衅。为什么人类的文明与智慧无法阻止此类灾难的不断重复发生?
   答案也许是“有限资源与无限利益的争夺”;也许是不同文明之间还没有真正学会互相理解和尊重;或者是我们还没有能力建立起一种更好的人类文明——可以让不同民族国家都有公平的发展机会,而不是以“丛林法则”决定利益分配的人类文明共识。
   既然利益是各国发展无法放弃的权利,那么利益分配的原则也许是我们还可以思考的路径。联合国的成立和各类国际公约、准则显示了人类文明令人欣慰的进步,但同样令人遗憾的是这些“文明”的拳击手套掩盖不了拳头才是决定性因素的事实。
   不同文明在交流、汇通的过程中当然会有误解、抵抗甚至冲突,但更多的还是谅解、融合与创新。在这个多元的世界,我们既要承认不同民族国家的差异性,也要看到共同的责任和使命。
  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,中国的经济和科技保持着较好的发展态势,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整体上不断提高。可以说,今天的中国在世界的角色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,它也在努力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。
   在中国流传着英国政治家撒切尔夫人的一段话:中国不可能成为世界强国,因为中国没有足以影响世界的思想体系(此语比较可信的出处是撒切尔夫人的英文著作《治国方略》中的一段话,原文是:it is also because China has no internationally contagious doctrine which it can use in order to advance its power and undermine ours. ……China today exports televisions not ideas. Margaret Thatcher,Statecraft:Strategies for a Changing World,Page 178-179,Harper Perennial,2003)。与之形成对照的是:就世界的现实文化影响力来说,今天的欧洲和美国不仅在经济上,更在文化上拥有全球范围的强势影响力,构成了影响全球的文化“两极”。这种建立在强大“硬”实力基础上的文化“软”实力,正在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发挥着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   同时,不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,近代以来的中国文化远远不及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影响力。鸦片战争以来,我们挣扎在民族存亡的危机中,中华民族用了近一个半世纪的奋斗,先后缓解了国家的主权焦虑、生产力焦虑,现在到了认真思考和缓解文化焦虑的时候了。当代中国经济与文化在世界格局中的“不相称性”提示我们:中国能否并且应该贡献一种什么样的新文化影响力给世界?
   许多西方人对中国的高速发展感到困惑,那是因为他们很少能穿透经济现象,看到支持这种发展的中国传统文化基因铸就的民族精神。中国的传统文化资源里有许多宝贵的思想,对于解决人类当下的困境仍然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。比如强调个人的德行: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善天下”“言必信,行必果”等,并且往往会把这种个人修行外化为一种更宽广有益的关系。
比如人与人之间: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“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”“和而不同”等,既充分尊重个人权利,又强调人与人之间要互相理解、尊重、帮助。
   比如人与社会、国家: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“苟利国家,不求富贵”“居安思危”等,我们传统文化的基因里就有个人为民族国家的责任与牺牲精神。
   再如人与自然:我们很早就认识到了“天人合一”“道法自然”,对于解决今天人与自然的问题仍然富有启迪。
   今天的中国更渴望和平与发展。从“仁者爱人”到“天下大同”,可以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囊括了人与自己、与他人、与社会、与国家、与自然等各类关系的总和,帮助中国人构筑起强大的精神底线,战胜一切灾难,不畏艰难、不惧牺牲地建设美好家园。
   中国的历史、体量,以及在世界上的角色和责任,要求我们努力再建一种与之相应的当代文化,在未来形成与欧洲、美国共存的“第三极文化”:即在强大国力基础上,继承传统文明之精髓,融合西方文明的精华,总结100多年来追求和建设现代民族国家的宝贵经验,从现实的中国与世界格局出发,在与世界交流和对话过程中,思考并承担相应的国内外责任,努力建设一种旨在“和合共赢”的新文化影响力——尽管这种文化建设将更难于经济发展。努力构建当代中国文化的世界影响力,对于加强世界与中国的理解和沟通,不同国家之间相互认同,中国和平发展、文明崛起都具有重要意义。
   文化发展固然会受到国家实力、政策方针以及理论设计的影响,但文化影响力的核心要素是生成真正具有世界先进性的文化产品——这不是靠着急、吹牛、自欺欺人的宣传可以解决的问题,尤其是面对海外国家的文化影响力。
   文化交流虽然有其外在影响因素,但本质上是一个自由流通和自愿选择的过程,是一种内心的认同与接受。就一般规律而言,优秀的文化必然会形成更强势的渗透能力,权力等外在因素只能暂时或局部影响,所以,我们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在生产自己的优秀文化产品上来——那些能代表中国、并被世界广泛承认的学术 研究成果和各类社会文化品牌,这当然是个需要时间与耐心完成的系统工程。
   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,需要更多年轻有为的人自觉投入。希望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在专注于岗位成就的同时,也可以分担一些公共的责任。也希望中外学者在平等、自由、开放的交流中,能够碰撞出更多的思想火花,嫁接起对话的桥梁,共同探索人类文明的未来。(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院长)


 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。

 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:如需转载,务必请注明出处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。

编辑:lxl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