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专题 > 全国人大十二届三次会议 > 正文

“任性”审批,害苦创新!

2015年03月07日  来源:中国新闻网 
  

   “这个3D打印骨头,我们研究比国外起步早,但现在,韩国、德国类似产品都上市了,我们却还在等审批!”

  手举一节乳白色、形似脊椎的“小骨头”,全国人大代表、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主任、脊柱外科研究所所长刘忠军,在近两天的北京团小组会上,批评漫长审批拖累科技创新。一席话,立马激起不少共鸣:

 

  “不仅刘代表这一个案例!”

  “审批太复杂”……

  随着脱胎于总理报告的“有权不可任性”,成为社会热词。人大代表们,对有点“任性”的审批制,纷纷发出质疑。

  “科技创新产品的审批制,不适应、甚至说已严重阻碍了创新进程!”,刘忠军在小组会上有些愠怒。

  秉着“用新技术治病救人”的想法,2009年刘忠军便和团队开始研究3D打印骨骼技术。多种手术内置物迅速出炉,产品临床观察进展顺利,但技术“落地”的无限期审批等待,却让他“起了个大早、赶了个晚集”。

  “研究是领先世界的,但等审批的过程中,国外同行的产品早就上市了!”,他有点激动地说。

  在他看来,越是创新的东西,国内审批有时越严。“技术领先能体现在哪?怎么赶超世界?”,刘忠军连连发问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程京,也是一脸愁容,“现行很多体制政策,根本不支持去创新,尤其医疗行业”。

  46岁时便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程京,10多年前,带着科研成果归国任教,并代表清华大学在中国创办了首家具有世界水平的生物技术公司,开创了中国生物芯片的新纪元。

  “比起最初创业时的困难,现在才更痛苦!”程京对中新社记者感慨道。

  谈起那些累心事儿,他“烦透了”:研发一个疾病诊断的“芯片”,临床试验审批1、2年;然后再跑几十个省市,在递交了完全相同的申请材料后,还得再挨个去求所在地医院、卫生局和物价局等去定价;N年后,有了价格的产品进医院,谁买单又是大问题……

  “完全没话语权……我本来一个做研究的,现在为了产品尽快入市,还得去衙门求人、四处看脸色”,程京连连叹气,“创新企业能有几个耗的起?海外学者一了解也都吓坏了!”。

  程京称理解“医疗关天命”,“管理严是应该的,但不能不讲科学、不讲理”。

  而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,如果产品是国外的,审批反而容易,“外国产品进中国,再贵,定价部门也都能接受”。

  “难道不应该先支持本土创新?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!”,程京也有些不高兴了。

  被称为“掌管着不少审批权”的闰傲霜,在小组会讨论中,也不回避“审批模式要改变”。作为人大代表的她,现任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。

  她说,当3D打印这样的新技术、新材料层出不穷,“政府机构怎么审批?什么该交给社会?应该系统研究”。

  闰傲霜为总理报告的“简权”点赞,但她认为,不需要过度关注下放的项目“数量”,而要衡量“质量”。

  “一个项目,有时涉及很多部门,只要一个部门有一项不放下来,其他放多少都没用!”,她说,“权力要完整下放”。

  “审批改革,希望能更注重整体策划,给科技创新业更多的机会”,闰傲霜说。

  根据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,将建立规范行政审批的管理制度,要求各级政府建立简政放权、转变职能的有力推进机制,给企业松绑,为创业提供便利;所有行政审批事项都要简化程序,明确时限。



 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。

 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:如需转载,务必请注明出处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。

编辑:王文乐
相关文章